“結離婚28次過户京牌指標”背後
搖號十年 京牌變遷

周女士以3萬元的中介費和12萬元感謝費的代價,和某男士簽訂協議“結婚”。但在車牌過户前一晚,中介和“丈夫”均突然關機、失聯。

北京交通擁堵係數從2010年的6.14降至2019年的5.48,屬於“輕度擁堵”。

北京新能源小客車申請人數超46萬,若按現行每年5.4萬個指標計算,個人新能源車牌新申請者需繼續輪候9年。

(本文首發於2020年11月26日《南方週末》)

“京牌限購令”實施已近十年,2010年12月23日之後,北京車牌身價暴漲。 (IC photo/圖)

“單身?”“是的。”

“多少歲了?”“28。”

“哪裏人?”“四川人。”

這一對話,並非出現在某個相親角,而是在2020年11月23日的北京花鄉二手車市場——南方週末記者正在打聽如何過户京牌指標。若不出意外,還有不足四十天,北京車牌新政便要落地實施了。

提問人是一位五十歲左右的師傅,旁人叫他老李。在人員混雜的市場內,像他這樣的人不少,既買賣二手車,也提供“假結婚”服務。

通過“假結婚”過户京牌指標,由來已久。據北京市公安局11月9日的通報,2020年以來,以“結婚”為手段過户京牌指標的情形持續高發。截至目前,共有124人因涉嫌買賣國家機關公文罪,被刑事拘留。其中,白某妮,2018年以來結離婚17次,變更過户車輛15輛;勵某妮,2018年以來結離婚28次,變更過户車輛23輛。

北京市公安局拒絕透露更詳細的案情,但這兩起案件的曝光,讓京牌政策再次回到公眾視野。此前的2020年6月,北京市接連出台有關小客車調控新政策的徵求意見稿。

距離京牌限購首發已近十年。十年來,京牌政策經歷了怎樣的變化?背後隱藏了多少光怪陸離的世相?它的實施,如何改變着北京這座超級大城市的運轉?

“結婚過户”

“離2020年結束只有不到四十天,指標過户要趁早啊。”老李倚靠在一輛車前,縝密地分析着當前的搖號政策。

這句話背後的潛台詞心照不宣:“結婚過户”的成本提高了。根據徵求意見稿的規定,擬從2021年1月1日起,在辦理夫妻間車輛變更登記、離婚析產車輛轉移登記時,需滿足婚姻存續期滿1年的條件。

“結婚過户”,即交易雙方簽署協議結婚,以夫妻名義實現車牌或指標變更轉移,完成後辦理離婚。

根據老李的説法,整個過程只需20天。如果當天預付定金3000-5000元,第二天即可完成“配標”(即尋找條件和資質符合的另一半),簽好協議,預付協議價的一半,再與其辦理結婚、過户手續,等變更轉移完成後再支付剩餘的尾款。

辦理價格在不同時期略有差別。南方週末記者瞭解到,隨着“最後期限”將近,目前“男性”車標(尋找一名男性結婚過户)價格為13萬-14萬元,“女性”車標價格15萬-16萬,相比起6個月前,價格小幅上漲了5000元。

為什麼“男性”指標價格便宜?老李解釋,因為擁有車標的男性數量偏多,價格自然也就便宜些。只要有市場存在,無論黑與白,供求關係總能發揮作用。

不過,“黑”市中遭遇風險的機率更高。2019年12月,通州法院通報了一起案例,周女士以3萬元的中介費和12萬元感謝費的代價,和某男士簽訂協議“結婚”。但在車牌過户前一晚,中介和“丈夫”均突然關機、失聯。

辦京牌不成,“丈

登錄後獲取更多權限

立即登錄